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设计加工
近日,郑州科技学院的大三学生向中国之声反映,他们学校三个学院2000多名学生被学校强制安排到 苏州瑞仪光电 的工厂做3个月的流水线顶岗实习,美其名曰实习并对该项目设置学分,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  近日,郑州科技学院的大三学生向中国之声反映,他们学校三个学院2000多名学生被学校强制安排到 苏州瑞仪光电 的工厂做3个月的流水线顶岗实习,美其名曰“实习”并对该项目设置学分,还和能不能拿到毕业证直接挂钩。

  按照规定,学校可以按照专业,给中职、高职学生安排最长半年的实习。但学生们反映,他们是本科生,学习的专业是轨道交通信号、通信技术或者是计算机、电子工程等,但实习的内容却是在流水线上组装液晶面板,和所学的知识没有关系。而且每天的工作时长最长要12个小时,周六也无法休息,工资还比其他工人低。

  郑州科技学院大三学生小王告诉记者,上学期放假前,他们被学校要求统一进行体检并签订了一份“实习合同”,而且被告知开学后就要到苏州瑞仪光电的流水线个月,以修满“学分”。学习计算机、轨道交通等专业的学生认为,流水线工作与他们的专业毫无关系,但老师们说,必须去。

  小王:我们有的同学跟老师说我们能不能不去这个地方,去跟这个专业有关的地方实习,老师说不可以,如果你不去的话,这个学期的学分就没有了。如果没拿到这个学分的话,那你的毕业证、学位证肯定是没有的。
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  同学们告诉记者,他们并不是反对实习,而是希望能去和专业相关的地方实习。在瑞仪光电的流水线上班,与专业毫不相干,且经常要加班。
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  学生1:“他们让我们去这工厂里边流水线上打螺丝、贴胶带,这只要是个人有手有脚都能干的。”

  学生2:“贴胶,组导光板,然后封装之类的。前几天是干了一天,就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,总共是休息两个小时。”

  学生小张告诉记者,他们在流水线上经常一站就是一天,有时候产量完不成,还被工厂要求加班到一天12个小时,周六也要工作,一旦有学生不愿意加班,郑州科技学院驻扎在工厂的老师就会以“要学会吃苦”为由,让学生坚持下去。

  小张:“不加班是不可以的,不加班的话那个车间里边的班长,按旷工处理的话就把你给退了,把你的指导老师叫来,就是说你为啥你就这么特殊,人家都能干。就你不能干啥的,可是这跟我们专业毫不相关,我都不知道能在这学到啥,每天打螺丝、贴胶对我们以后就业有帮助?”

  小王:“这个班长为了赶产量,好多人做不够产量,让你还是让你继续做。压抑,真的特别压抑,因为每天在那边像机器人一样,整天不停重复这样的工作,其实做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,但是还要继续做、继续做、继续做,没办法,你只能做。”

  如果不加班,同学们干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2000元,干得多拿得多,多加班可能能拿到4000块钱。而普通工人通过中介进入瑞仪光电后,在拿工资的同时,干满45个工作日还能拿到4500-5500元“返费补贴”,收入比学生要高。郑州科技学院2000多名学生的到来,粗略估计,给瑞仪光电省了近1000万元的“返费补贴”。
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  对于学生的质疑,苏州瑞仪光电人资处处长蔡世英告诉记者,他们与郑州科技学院有长期的合作,此前工厂捐给学校的100万,并不是“买学生劳力”的钱。而且有些来实习的专业,的确是对口的。

  蔡世英:“如果你按照学生的反馈的对价关系来看的话,它本来根本不赚钱,知道吗?这个完全是学校跟我们很长期的合作,外面返费一个人甚至多到1万块,这种根本不是一个对价关系,你说卖学生,这个学校都要卖学生,远远不止这些钱。因为也确实就这些学生在实习的时候,他们的课程也做了设计。”

  对于学生们反映的强制加班、工作与专业不符的情况,蔡世英告诉记者,工厂的实际情况的确如此,虽然工厂有很多高科技的方面值得学习,没法保证每个学生都做与他们专业相关的工作。

  蔡世英:“贴胶布刷屏幕这个东西它是没办法的,因为它只是工作上的一环。没办法说你是信息工程,我就来跟你讲我们场内的大数据,甚至的AI怎么做,这个是没办法这么直接的一对一,如果这样的话根本找不到实习单位了。”

  蔡世英强调,他们工厂并不存在强制加班的情况,但学生们或多或少还是要加班的,否则挣不了多少钱。

  蔡世英:“加班是会有的,因为务实的状况,如果我没有加班的线块,学生他不愿意,如果学生他真的不愿意加班的话,是可以提出来的,也不会强制他加班。”

  但是王同学告诉记者,他们的工长经常要求他们加班,否则被退回员工服务站,就会受到老师很大的压力。在几张学生提供的QQ群聊天记录中,经常可以看到学生抱怨“快不行了”、“很难受”等等,而且这样的抱怨,不仅仅是今年,往届学生也有被强制派往电子厂工作的情况。

大学生被强迫进流水线为苹果手机拼装面板 校方

  对于学生反映的情况,郑州科技学院是否知情?带队老师之一张思卿表示,这是他们“产教融合”的一部分,也是国家允许的:我们就是一个企业生产实习,教育部产教融合就有这一项。

 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在《职业学校专业(类)顶岗实习标准》中,教育部只对职业教育的顶岗实习有相关要求,并非针对本科生。而对于这种直接进入工厂的实习,要求实习岗位必须按照相关专业安排,不得要求学生加班。

  采访时,记者已经将相关情况反映给了工厂所在地——苏州市江区劳动部门,后续调查结果,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。